面条控

可爱死了哇哇哇!给太太表白!

十级咸鱼老杏:

查了下夔州的地理位置,当地人应该是说川渝方言的,想看洋洋用方言和道长说话……于是就有了这篇用川渝方言魔改原作剧情的产物,请注意避雷……!
灵感来源见图。
薛晓薛无差,大概是小甜饼,想把原作义城篇最虐的地方变成糖qwq

*ooc傻白甜预警
*魔改原剧情预警
*方言可能运用错误预警
如果以上都能接受的话,感谢阅读……!
欢迎指正各种错误!


“晓星尘瓜娃子,你抱老子上金鳞台那会子,脑阔儿有饼蹦!叨叨老子为啥子因为一丢丢小破事就扯人全家秧秧!是不是秧秧不是你们自己种的,你们就不晓得啥子叫哈麻批!老子日你仙人板板!为啥子不问问他,好端端的为啥子穷疯了来扯我秧秧?!”
晓星尘忍着笑道:“他当年扯你一根秧苗,就算你要报复,你也扯他一根秧苗好了。实在记恨不过,你扯他两根、十根,或者就算你扯他一块地的秧苗也好,为什么非要扯人全家的秧苗?难道你一根秧苗,要他全家的秧苗来抵?”
薛洋竟然认真地想了想,仿佛觉得他的问题很奇怪,道:“当然咯,秧秧是老子自己种的,往后结出瓜瓜来还可以卖了换糖糖。五十多根秧秧,咋个比得过老子一块糖糖?”
晓星尘忍不住道:“……阿洋,你真是……太可爱了……”
听到这一句,薛洋眼中那道装作超凶的光重新出现了。
他气鼓鼓地嘟了几下嘴,道:“晓星尘瓜娃子,这就是老子为啥子讨厌你!老子最最最讨厌的,就是你这种哈戳戳、瓜兮兮,还总以为自己机智得一比的瓜娃子!你说老子可爱?!看看你自己!你还说老子可爱?”
晓星尘微微一怔,道:“阿洋你什么意思?”
薛洋道:“没啥子意思,你个瓜娃子呆得很!老子想吃鱼摆摆,肥冬冬的巴适的很,就是没得海椒麻辣辣,你个瓜娃子居然给老子放糖糖!甜兮兮的鱼摆摆咋个吃哟!还把老子的一罐罐糖糖都用没了!”
晓星尘笑道:“阿洋,饶了我吧……我给你糖吃还不行吗……”

评论

热度(428)